羽描Yumio

这里是羽描Yumio
一只喜欢画画的废水母_(:3」∠)_
混的坑很杂很乱
主手绘注意,常有原创手绘出没

(實況主同人)YT大陸 EP2意料之中的相遇

      寂靜,還是寂靜,周圍的一切仿佛隱去了聲息。


      團團在良久的寂靜之後,試探性的將眼睛微睜一條縫,模糊的視線中有什麼黑紅相間的東西在蠕動著。他將眼睛完全睜開,看到的是剛才試圖襲擊他的畜生——現在正倒在地上痛苦抽搐,一支利箭正中它的要害,鮮血從中湧出,將草地綴成點點緋紅。一隻貓狀生物蹲在它旁邊,淡定的舐著自己的爪子。


      雖然形態略有差異,但這隻貓,團團再熟悉不過了。


      「鬆餅!我們又有EXP了!」遠遠呼叫著跑來的,正是團團所想到的傢伙。他帽子上的貓耳朵隨著跑動有節奏的晃動著。


      來者停在了他的獵物前,與此同時,他瞥見了眼前熟悉的灰發少年。兩人愣柯柯地對視了有好一會兒,氣氛在這幾秒間凝結了。突然,來者一把扯過團團的手臂,然後——一口咬下。


      「R痛!」團團吃痛地抽回自己的手臂,「哲平你就是這麼對待剛和你見面的室友的?!」


      「果然是做夢呢,怎麼一點都不痛?」被叫做哲平的弓箭手打扮的貓耳少年喃喃自語道。


      團團瞬間欲哭無淚:「廢話因為你咬的是我的手!」


      「開個玩笑啦。」哲平笑得開懷,露出了剛才的凶器——他的虎牙。鬆餅不知何時已躥上他的肩膀,歪著頭看團團。


      「你也和我一樣是玩著遊戲穿越進來的吧,那你有沒有看到過老妹?」「是筱瑀嗎?我才剛來還什麼都不知……」


      不等團團說完,哲平就自顧自地往下說:「幾天前我和筱瑀都收到了這款遊戲,可她遊玩後就失蹤了,但她的直播還開著,我就猜誒,她一定是被遊戲吸進去了,就也玩了遊戲,然後我就進~來啦。」


      不愧是雷平的神腦回路!


      團團這麼想著,邊打開玩家核心,果然,HP由100降為了99。


      「欸你這是什麼我看一下。」哲平注意到團團掏出的東西,便把頭往前探了探。團團將玩家核心伸到哲平眼前:「你不也有嗎?玩家核心。」


      「我也有?」哲平一聽,趕忙在身上胡亂摸一氣,鬆餅鑽入了他的箭袋,很快便叼出一個小辣椒形狀的石頭。


      哲平打開了玩家核心,其中的數據讓團團大跌眼鏡。


      「為什麼你的HP上限只有80?而且怎麼只剩40……還有你的實況有趣度只有50了!」


      團團連珠炮似的話讓哲平一頭霧水:「什麼鬼?」


      「事實上如果不是遇到玩家團團,玩家哲平的有趣度就快歸零了。」系統YM那永遠充滿著嘲諷感的聲音出現了。「總之恭喜遊戲好友相遇!有多個熟識的實況主遊玩,觀眾就喜歡看!」


      果然,此時團團的聊天室被「肆哲平~」「哲平也來了!」一類的話洗版。看來觀眾更喜歡看多人互動。


      「玩家哲平在這些天里都沒走劇情,明明有靈獸鬆餅的力量,卻總是在刷野怪,攢著少的可憐的EXP和金幣,好無聊的說~」


      「你來多久了?」「十幾天了吧,手機根本沒信號,無聊了只能打怪玩。」


像是要證實一樣,哲平掏出手機看了一眼,但他的視線卻停滯在了開機界面。


      「奇怪……為什麼手機上的時間,離我來這裡才過了十幾分鐘?我很清楚的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開的台。」哲平說著將手機遞給團團看。


      「關於時間您們大可不必擔心,這裡的一天在原來世界過得非常慢。我就透露到這裡,加油走劇情吧。」


      「行吧,既來之則安之,我們準備出發囖!」哲平元氣飽滿地高呼一聲,將鬆餅抱起放在頭上。


      團團茫然地應和了一句,便朝著一個方向大步走去,卻只聽得「咚」的一聲,他的頭與一堵看不見的墻來了個親密接觸。


      「別走那裡!那裡是遊戲地圖邊界,會出Bug!跟我走啦」


      「為什麼連這種設定都有……」


      頭上鼓起的「小栗子」證實了這是真的。

评论(6)

热度(13)